大图
您现在的位置是 :主页 > 健康新闻 >

专访 施展:是溢出不是转移_国际频道_东方资讯

发布日期:2020-06-08 02:40   来源:未知   阅读:

作为北京大学史学博士,外交学院教授,施展长期关注中国制造业的走向和发展。在写作《枢纽》之后,施展花了半年时间,跑了越南的河内、海防、胡志明3个大城市、3个重要的工业省份、4个工业园,拜访了近20家企业,若干位越南工人以及几十位在越南打拼的中国人,走遍长江三角及三角地区,写作新书《溢出:中国制造未来史》。

书中给出的结论是:所谓的“中国制造业向东南亚的转移”,实际上是中国经济向东南亚的“溢出”。中国制造业的完整供应链、隐形知识是中国世界工厂地位的根基。

2020年初突然席卷而来的疫情,为中国制造业的走向插入了新的变量。对此,施展也有自己的观点。“从短期来看,疫情对中国的制造业不会有太大冲击。但是把视野放到十几年、二十年之后,西方可能会与中国形成技术代差,这会对中国的经济发展造成严峻的挑战。”

近日,就新书《溢出》的出版,澎湃新闻专访了施展。

施展

制造业整体受影响不大,高端制造业面临挑战

施展告诉澎湃新闻记者,从绝对值上来说,中国制造业可能会遭遇困难,但从与其他新兴市场国家对比的相对值来说,疫情对中国制造业的影响并不大。中国在中低端制造业上的成本优势并未受到实质影响。

但是,在疫情中,西方国家开始从安全角度考虑问题,也会考虑重建安全产业,而安全产业往往能引领技术的前沿走向,西方进行技术迭代的效率比中国更高,从长远视角考虑,这可能会导致中国和西方形成技术代差,这是一个值得警惕的趋势。

施展尤为关注疫情下,中国对越南的产业“溢出”变化。施展认为,从中国向越南转移的,并不是某些产业的全生产流程,而是该产业生产流程中的某些特定环节,主要是对供应链需求较低、人工成本占比较高的环节。生产流程中的这些特定环节往越南转移得越多,对中国这边供应链的需求就越大,以中国和越南为代表的东南亚之间从而形成了一种深度的嵌合关系。这样的转移,称之为“溢出”更恰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