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图
您现在的位置是 :主页 > 健康新闻 >

骚乱持续升级致72人死亡超千人被捕!南非发生了什么?

发布日期:2022-05-12 14:35   来源:未知   阅读:

  大型购物中心燃起熊熊大火、街道两旁的商铺被洗劫一空、掀翻的车辆阻断城市主干道……自7月7日以来,南非夸祖鲁纳塔尔省、豪登省、北开普省、普马兰加省等地出现一系列暴力骚乱,目前已造成72人死亡。虽然现任总统拉马福萨已于7月12日部署军队对骚乱进行,但暴力冲突和洗劫活动并未停止,反而愈演愈烈。

  祖马在2018年辞任总统后,被控在任期内犯有16项贪污、敲诈勒索、诈骗和洗钱相关罪名,遭到南非反贪腐调查委员会的调查。祖马曾于2019年对委员会否认自己有任何不法行为,表示自己是“政治阴谋论的受害人”,调查的用意是“个人复仇”和“人格损毁”。此后他拒绝出庭和为自己辩护,南非最高法院因此于2月下令要求其出庭作证,在祖马再次拒绝后,南非最高法院以“蔑视法庭罪”判决祖马15个月有期徒刑,最晚于今年7月7日24时前主动到案。

  7月4日,南非前总统祖马在位于夸祖卢-纳塔尔省恩坎德拉的家中出席新闻发布会。新华社发(耶希尔摄)

  据BBC报道,7日晚,祖马的住宅被试图阻止带走祖马的支持者重重包围,祖马的儿子甚至公开扬言“执法人员必须先杀了我,才能将我父亲逮捕”。当天23时30分左右,祖马在车队护送下向警方主动投案。

  7月4日,南非前总统祖马的支持者聚集在祖马位于夸祖卢-纳塔尔省恩坎德拉的家附近。新华社发(耶希尔摄)

  祖马投案后,其狂热的支持者们立刻在社交媒体上表示强烈反对,他们发起的“#解放祖马运动”的话题冲上热搜。随后,祖马支持者们走上约翰内斯堡和瓜祖鲁那他省(祖马的家乡)的街头,开始了一系列的暴力打砸行为,动荡局势迅速升级,造成了自南非终结种族隔离制度以来最严重的骚乱。

  12日,拉马福萨宣布部署2500名南非国防军士兵协助当地警方平定骚乱,军民冲突加剧,暴动并未有减弱趋势。13日晚,警方发布声明称暴动已造成72人死亡,主要在打砸、洗劫期间被踩踏而死。

  出身草根、仅受过小学教育的他,曾经靠着强大的亲和力和为底层“谋福利”的举措,深得民心。

  年轻时,祖马便积极投身反种族隔离运动,并在1963年被南非白人当局以阴谋颠覆政府罪判刑十年。但也是在这段时间里,他在狱中遇到了“伯乐”曼德拉,并被作为“接班人”进行培养。

  当地时间2013年12月8日,南非约翰内斯堡,祖马出席悼念曼德拉弥撒活动,难掩悲伤。图源:环球网

  2009年,祖马在比勒陀利亚宣誓就职,成为南非结束种族主义统治以来的第四位总统。上任后,他靠着强有力的防治手段,帮助南非有效控制了当时已近失控的艾滋病蔓延趋势。与此同时,他也不忘出身,积极为底层黑人奔走,为他们提供免费住房,开辟总统热线,在群众中树立起了“亲民总统”的形象。

  但2018年,祖马突遭非国大党内“逼宫”下台。其实也并不是没有前兆。受贿、腐败、敲诈、洗钱、滥用职权……对于祖马的负面指控,可以说几乎是伴随了他9年的总统生涯。

  2014年,祖马被曝出花费约3000万美元(约合人民币1.8亿元)在南非乡间建造了一栋奢华的私人宅邸,内设游泳池、私人诊所及露天剧场。但这起“天价装修”案件最终却以“为总统住所升级安保设施十分必要”为由,不了了之。

  他不仅是第一位公开承认自己支持一夫多妻的南非高层领导,还曾在一次电视采访中直言不讳地为自己“辩解”:“许多政治人物私下有情妇和私生子女,却对外界隐瞒,装作自己坚持一夫一妻制,我更喜欢公开,我比那些在外面左拥右抱的西方政客更加愿意承担责任。”

  2009年,祖马上台时的南非,是非洲工业化程度最高的国家,可谓是风头一时无两。但自祖马上台后,这个非洲老大哥的经济就一蹶不振。据世界银行统计,自2010年以来,南非GDP在近十年间一直处于下滑趋势:由2010年超过2%的GDP增速一直下滑至0.5%左右。

  2017年,祖马经济挽救政策的无力,以及两次突然改组内阁,使得本就处于低迷的南非经济雪上加霜:2017年GDP增速仅为0.6%、失业率升至14年来最高、国际评级机构连续下调对南非的信用评级至“垃圾级”……一时间,南非政界要求祖马让出总统职位的呼声越来越高。

  2018年,祖马被曝出与印度裔商界巨头古普塔家族“狼狈为奸”,利用自己的权力为他们做事,以求权钱交易,一时间,国内反对呼声被推到了顶点。这一次,祖马最终被迫下台。

  祖马是南非结束种族隔离制度以来,第一位被判处监禁的前总统。甚至有媒体评论称,祖马主动投案是南非法治的“里程碑”。

  分析人士指出,祖马被定罪,对于南非现任总统拉马福萨力推的反腐运动而言,是一次胜利。祖马被捕将沉重打击南非官僚体系中亲祖马派系的力量,打破根深蒂固的裙带关系网,让执政党中温和派和务实派的实力得到加强。

  拉马福萨曾经承诺,要成为“一个干净的非国大(ANC)的代言人”。但从目前情况来看,拉马福萨面临的挑战不小——

  骚乱事件给南非经济带来严重震荡。南非法定货币兰特12日大幅“跳水”,兑美元汇率跌至两个多月以来的最低水平。市场分析师表示,祖马入狱引发的暴力事件令兰特面临压力,投资人担心紧张局势会继续升温。南非警察部长塞莱表示,如果骚乱持续进行下去,南非的经济就无法继续复苏,粮食安全等更是无法被保证,这对于整个国家来说无疑是“灾难性的”。

  骚乱事件令原本存在的社会问题加速恶化。路透社报道称,南非近期不断攀升的失业率加剧了人们的不满情绪。今年一季度,南非失业率升至32.6% ,创历史新高。失业率居高不下成为南非社会的“定时炸弹”。此次危机令富人和穷人之间的鸿沟越发明显。

  骚乱事件还给了新冠病毒可乘之机。由于德尔塔变异毒株的入侵,南非第三波新冠肺炎疫情高峰的感染人数和死亡人数,均较前两波疫情高峰时显著增加。13日,南非新增新冠肺炎死亡病例633例,是南非发现首例新冠肺炎确诊病例以来,单日新增死亡病例数字新高。截至13日,南非新冠肺炎确诊病例总计达到2219316例,死亡病例65142例,是非洲大陆疫情最为严重的国家。南非防疫专家警告,骚乱事件将严重拖慢该国的疫苗接种速度,大规模活动可能导致病毒传播。

  “不应有人因为我而牺牲生命,非国大也不应该因为我而走向分裂。因此,我决定即刻辞去南非共和国总统的职务。”这是祖马在2018年遭党内威胁逼宫辞职时的演说。3年过去了,流血事件再次在南非上演,当年留下的深刻分歧并未随祖马下台而消失。如何处理好祖马的政治遗产、团结好非国大不同派别、推动该党的现代化转型、重振南非疲软的经济、重夺在大都市的民心,将是亟须拉马福萨解答的考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