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图
您现在的位置是 :主页 > 旅游新闻 >

我们在床上“纠缠不休”

发布日期:2022-05-11 18:56   来源:未知   阅读:

  天气很好,阳光透过大的玻璃窗照在身上,暖暖的,近乎融化的感觉。我和雯雯相对坐着,绿茶在我们的面前泛着袅袅的热气,这是一个年轻的女孩子,她有着俊俏的五官和细腻的肌肤,只是她的神情间有着她这个年龄不应有的沉重,让人看着有几分心疼――

  我中专毕业后,应聘到徐州一家大型企业,做了一名技术工人。我所在工厂的设备非常先进,大多实行了电脑控制,以致工人们的工作强度并不大。工作时间,我的任务便是观察一下仪表,记录一下设备运转情况,有问题时,能自己处理,就自己处理,不能处理的,及时上报。工作有着相对的轻松,加上我们厂的工资待遇也不错,所以,我非常满足。

  作为家中的独生女儿,我从小到大乖巧、听话,从不让父母操心,稍显内向的性格,让我的生活简单而透明。我每天按时上班、按时下班,双休日,偶尔与要好的女友逛逛街。受父母的影响,我的道德观与爱情观都非常传统。我的谈吐与衣着一直中规中矩,所有流行的东西都与我无缘。当女友们嗔怪我“老土”时,我也仅是淡淡一笑,绝没有勇气去尝试着把头发染黄,或者身着暴露的“吊带衫”、“露脐装”。当身边的女友、女同事纷纷涉足爱河,有了属于自己的秘密时,我对爱情与男人还一片懵懂。只是像所有情窦初开的女孩子一样,我对爱情有着一份渴望与期待。

  日历一天天翻过,平静如水的生活终于在某一天被打破。2006年3月,从别的车间调来了一位男同事。他叫伟豪,一个高大、帅气的小伙子。那天,当班长将伟豪介绍给大家的时候,他微笑着向大家点头致意,在与他目光相对的那一刻,他那大而透明、充满了盈盈笑意的眼睛,给了我一种很特别的感觉,以致我的心脏没由来地一阵猛跳。

  那天晚上,我失眠了,脑子里满是伟豪的样子,他棱角分明的五官、他高大挺拔的身材,他阳光般温暖的微笑,还有他微笑时露出的洁白的牙齿……平生第一次,我因为一个男孩而辗转反侧。

  自那天起,曾经枯燥无比的工厂生活因为伟豪而生动起来。我每天盼着早点见到伟豪,而在车间里,我总是在有意无意间捕捉着他的身影。伟豪不仅有着俊俏的外表、开朗的性格,而且工作也十分出色,他是党员,还是劳模。伟豪在车间里,甚至在整个工厂都小有名气,很多女孩子都围着他转。我同样对伟豪充满了好感,可是我是自卑的,与那些花枝招展的女孩子相比,我感觉自己像一只丑小鸭。我远远地看着伟豪,中午休息的时候,看到伟豪与别的女孩子有说有笑,我很多次地想走到他身边,轻轻地坐下来。可是我没有勇气。无数个晚上,我躺在床上,想像着自己可以向伟豪表达自己的喜欢,想像着可以牵上他的手……

  后来,当我听说伟豪有一个美女女朋友时,我的心中一阵怅然。可是对他的喜欢却没有因此而改变。每当伟豪挨近我的时候,我总是紧张得心跳加速、面红耳赤,以致伟豪似乎感觉到了什么,他望向我的眼神渐渐有了些深意。

  转眼到了七月。一天,我突然接到了伟豪的短信,他约我去中山堂看电影。我很意外,也很激动。黄昏时分,我沐浴后,化了一个淡妆,从衣橱里挑出了一条白色的连衣裙穿上。我站在镜前,镜中的女孩亭亭玉立,眼睛含烟似水,我不禁为她的美丽惊呆了。

  我冲出家门,向电影院奔去。空气中有些微风,我的裙裾不时被轻轻撩起,又落下,如同我的一颗心,忽上忽下。远远地,我看到伟豪正等在电影院门口,不知为何,他的双眉轻蹙,表情有几分捉摸不定。只是看到我,他还是笑了。我们在电影院坐下,平生第一次和一个男孩子坐得这样近,我的心在怦怦直跳。电影开始了,我始终无法进入情节。不知道过了多久,伟豪突然抓住了我的手,那一瞬间,第一次与异性肌肤相触的激动,让我的心几乎从胸膛里跳出来,而我的脸在黑暗中一阵阵发烫。我不知道该如何回应伟豪,只是傻傻地坐着,任由他抓着我的手。

  那部电影很长,也很短。走出电影院,街上已是霓虹闪烁,伟豪提意走走,我同意了。我们去了街心公园,夜晚的公园非常幽静,我们沿着曲径漫步,天空中繁星点点,空气中弥漫着浓郁的花香,这样的夜晚浪漫极了,身边是我喜欢了很久的伟豪,是我想像了无数次的画面。沉默间,伟豪开了口。他说,雯雯,我喜欢你,喜欢你的单纯,喜欢你的温柔。伟豪的话让我非常感动,可是我依然是不自信的。当伟豪将我拉入他的怀中,试图吻我时,我拒绝了,因为我想到了伟豪的女朋友,我不想扮演一个不清不白的角色。

  不知道是不是我的拒绝让伟豪受了伤,再见到他时,他对我有了些许的冷淡。我很难过,却不知该如何让他明白我的心意。远远地看着伟豪与别的女孩子说笑打闹,我有些落寞,我想,或许我们两个本来就是两个世界的人吧。

  8月底的时候,一位要好的女友约我出来租房同住。我想尝试着离开父母的庇护,便同意了。没多久,我便从家搬了出来,与女友住到了一起。年轻人的生活总是丰富的,女友带我出去逛街、吃饭、泡吧,我满怀新奇地感受着这一切。每次出去,别人都是成双入对,而我形单影只,于是,女友便嚷着要给我介绍对象。不久,一个叫小刚的男孩子便被女友带到了我面前。说实话,小刚各方面的条件都不错,可是我对他没有任何感觉,因为我的心中一直放不下伟豪。

  我和小刚不咸不淡地交往了一段时间后,便分手了。那段时间,我的情绪非常低落。伟豪知道了我的事情,便找到了我。或许我内心太空虚了,我答应了伟豪的约会。伟豪告诉我,他正在和女友闹分手。说话间,他的神情间有许多的落寞,我知道他和女友已相恋多年,谈到分手,总会很痛苦。我收起自己的情绪,竭力安慰着伟豪。以后,伟豪经常约我,我们一起出去吃饭、散步,感觉非常好。伟豪经常说,“雯雯,你是一个善解人意的好姑娘,有你这样的女孩做女朋友,一定很幸福。”我总是笑而不语,因为伟豪还在与女友纠缠不清。

  一天晚上,伟豪约我出来吃饭,他喝了很多的酒。在街心花园,他突然拥住我,他说,“雯雯,我和她分手了。”伟豪哭了,我感觉到了他的伤心。我任由伟豪抱着,当他说,“雯雯,你做我的女朋友吧。”我的眼泪落了下来,因为我一直在等着这一天。

  我如愿地做了伟豪的女朋友,可是他有一个要求,便是暂时不向外界公布我们的恋情。我同意了。我爱伟豪,我愿意为他做一切。上班的时候,我和伟豪各自做着自己的事情。下班后,便是我和伟豪的时间了,我们去吃饭,去逛街,去蹦迪,我感受着爱情带来的种种新奇。伟豪吻我,当他的唇贴在我的唇上时,太多的激动、太多的羞涩,让我几乎昏了过去,以致伟豪直唤我“傻丫头”。

  不久,女友要结婚了,正当我准备搬回父母家时,伟豪却提出让我去他家住。我犹豫着,但最终还是没有抵御住他的诱惑。带着简单的行李,我到了伟豪家,伟豪的父母对我非常热情。整整一天,我有着小兔般的忐忑。夜晚来临了,吃过晚饭,看完电视,我和伟豪回了他的房间。我躺在床上,伟豪搂住了我,他吻我,抚摸我,他的呼吸越来越急促,我晕眩着,只是当伟豪试图脱去我的睡衣时,我拼命抵抗,阻止着他进一步动作。伟豪的激情因我的拒绝而渐渐消退了,只是他不解,问我为什么不能给他,我说我一直有个心愿,希望能在新婚之夜献上自己的“第一次”,伟豪颇有不屑,说,“都什么时代了,还有这种思想,只要我们相爱,发生肉体关系是很正常的事情。”可是无论伟豪如何“开导”,对待“性”,我依然有着自己的慎重。

  我每天和伟豪一起上班、下班,只是没有人知道我们相恋。每晚睡觉时,伟豪总有着一份男人的冲动,他不停地吻我、抚摸我,渐渐地,我没有了最初的紧张,伟豪的亲吻与抚摸给了我难以言说的愉悦感,我的身体一阵阵发潮,我感觉到了身体深处某些隐秘的变化。随着那种愉悦感的蔓延,我涌起一种冲动,一种渴望打开身体的冲动。可是每每到了关键时刻,我还是无法让伟豪进入。每一次,伟豪都很失望,却没有勉强我。

  两个多月过去了,我和伟豪每晚都会重复我们之间的身体游戏,却没有实质性的进展。直至有一天,被欲望折磨得无比痛苦的伟豪在我耳边呢喃“求你,给我”时,被遏制已久的欲望如火山般爆发,于是,我任性地打开了我的身体。伟豪像一个饥饿已久的豹子,,那一瞬间,撕裂般的痛让我发出一声痛苦的轻唤,旋即,我的泪水流了下来……

  那晚,伟豪把我从一个女孩变成了一个女人,刻骨铭心的痛是我日后永久的记忆。以后,当我的身体可以完全接纳伟豪,初涉男女之欢的我,迷恋着伟豪的身体,经常与他在床上纠缠不休。

  只是在我尽享爱情甜蜜的时候,我心中也充满了内疚与不安。因为我的父母一直以为我和女友住在一起。我辜负了父母对我的信任,我不敢想像,如果父母知道我的所作所为后该如何失望。未婚同居,这在过去,是我想都不敢想的事情,也是父母无法接受的。可是为了伟豪,我放弃了我所有的原则。

  我深爱着伟豪,我以为我们会是彼此的永远,可是生活总是难以如愿。几个月后,最初的新鲜感过去后,伟豪对我日渐冷淡。当我们独自呆在一起时,他常常沉默不语,他的目光总是落在很远很远的地方,让我感觉到了他的遥远。我有了些不安,当我试图引起伟豪的注意,拣些话题来说时,伟豪却表现得非常不耐烦。很多个晚上,伟豪将我冷淡在床上,自己却在书房里整夜地打电脑。我蜷在床上,听着隔壁传来的键盘敲击声,无助到了极点,我不知道该如何取悦伟豪,我更不知道伟豪为什么会和从前判若两人。

  伟豪让我没有了安全感,我想早点将我们的关系确定下来。可是当我再次要求向外界公布我们的恋情时,他依然不同意。为此,我们之间爆发了激烈的争吵。我问伟豪,我们相爱是正大光明的事情,为何不可以让别人知道。伟豪沉默不语,他的态度让我失望至极。

  伟豪对我的冷淡,影响到了他父母对我的态度,他们对我也没了往日的热情,在那个家里,我常常感到很尴尬。但即使有着种种的不快,我依然在苦苦挣扎着,因为伟豪是我的初恋,也是我的“第一次”,我不愿轻易放弃。

  我像一个无助的孩子,拼命想拉住伟豪,可是他却越走越远。伟豪对我非常挑剔,一次因为一件小事,他又在为难我。当我试图为自己辩解时,他恼羞成怒,大叫着“分手”。那一瞬间,我心痛欲裂。我不懂当我的耳边还留有他温热的鼻息和亘古不恋的誓言,当我的身体上还留有他的体温,他却那么快地否定了一切。难道爱情真的是一场无法持久的游戏吗?

  带着数不清的伤心,我离开了伟豪的家。可是我无法真正放下这段感情,当伟豪来向我道歉,让我回去时,我迫不及待地扑入他的怀中。我又回到了伟豪的身边,可是所有的问题继续存在,伟豪依然不愿意给我一个“女朋友”的名份,渐渐地,我的心凉了。有人说,有时,不是男人在骗女人,而是女人在骗自己。我想,或许伟豪根本没有爱过我,所有的爱情都是我自己的一场想像,而我只是伟豪寂寞情感的填充物吧。

  一天清晨,当伟豪还在熟睡时,我带着简单的行李,离开了。街道还有着几分冷清,空气还有着几分清冽,走过中山堂时,我的眼泪如泉水般涌出,在模糊的视线中,我仿佛看到了在七月的黄昏中奔跑着的那个女孩,她的裙裾在微风中飘扬,她的脸上有着细碎的汗珠,她的眼睛亮亮的,有着一份对爱情的期待与沉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