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图
您现在的位置是 :主页 > 汽车资讯 >

乌政府跟欧美要6千亿美元!人心不足蛇吞象乌真能把钱要到手?

发布日期:2022-04-29 23:46   来源:未知   阅读:

  当地时间4月21日,乌克兰总统泽连斯基在世界银行举办的支援乌克兰部长级圆桌会议上表示,乌克兰需要每月70亿美元的资金以支持其重建工作及经济损失。

  我本以为这已经算是狮子大开口了,但接下来乌克兰总理什米加尔的发言才让我见识到什么叫做贪心不足蛇吞象。乌克兰总理什米加尔在现场发言时竟表示,重建乌克兰将耗资6000亿美元,他呼吁国际货币基金组织成员国捐赠其从该机构获得的储备资产的10%,以支持重建工作。

  6000亿!6000亿啊老哥!而且还是美元!乌克兰政府这是要建一个东欧华尔街出来吗?况且你们拿那钱真是来搞重建工作的吗?我都不好意思说你们。

  而且储备资产是什么?现今国际上公认的国际储备资产总共有四种,①黄金储备(政府持有);②外汇储备(政府持有);③储备头寸;④特别提款权。前两种理解起来很简单,在高中时我们就学过,一国的货币价值有可能涨上天,也有可能跌成厕纸,这叫做通货紧缩和通货膨胀,通缩和通胀都不是好现象,涨跌到达一定程度都会引起进出口市场和国内企业生存的动荡。

  但是有一种货币的价值相对恒定的,就是黄金,在本国货币币值涨跌到国家经济动荡的时候,政府可依靠抛售或回购黄金来迅速稳定货币的供需,进而稳定币值。所以一国政府的黄金储备越多,本国的货币价值就越稳定,在对外贸易上的信誉也就越好,国外跟本国做生意也就会越放心。

  外汇储备是国家政府持有的、国际公认信誉良好币值稳定的外国货币币种,只有流动性较高的自由外币资产才属于外汇储备,以便随时征调使用。外汇储备的用途非常多样化,例如在货币价值较低引起贸易逆差的时候,中央银行可以选择卖出外币买入本国货币,事实上是减少了本国货币在市场上流通的数量、增加了对方国家货币在市场上流通的数量,造成本国货币增值、对方国家货币贬值;当国内某类商品出现较严重的供需不平衡的时候,政府可以动用外汇组织进出口,平衡供需关系。再或者就像黄金那样,作稳定通胀或通缩之用。

  至于后两种就不好解释了,这是两项专门由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发起的国际货币储备新形式。先说储备头寸,用直白的话来讲这就相当于是成员国必须向IMF借的钱,只不过数额是固定的,也只能用本国的货币,IMF也不确定是否一定能用到,每一个缴纳储备头寸的成员国都相当于一个债主(债权国)。至于用处,每一个成员国在有缴纳储备头寸义务的同时,也有向IMF申请无条件使用任何一国缴纳的储备款项的权力,这就相当于是个装满每个国家币种的货币篮子,对于哪一国的货币有需求,直接取出来用就好了。

  最后一种:特别提款权(SDR),这更是为了IMF成员国货币保险大开方便之门。这个东西尤其不好理解,因为它不是具体的多少多少钱,而是单独作为一个记账单位而存在,如1特别提款权等。这种储备方式主要是用于成员国与成员国之间偿还债务,或是与上面三种储备方式一样为平衡国际收支逆差而进行买卖。这种储备方式本来是在布雷顿森林体系中产生的,当时规定的价值是直接与黄金、美元绑定,1SDR=0.888671克纯金=1美元,因为布雷顿森林体系下美元和黄金的兑换比例是恒定的,美元兑黄金,各国货币兑美元,特别提款权跟它们挂钩就不怕价值不恒定了。

  但之后布雷顿森林体系垮了,如果这种储备方式还与美元和黄金绑定的话,那么它也将随国际金价和货币价格一起上下浮动,作为IMF成员国货币的最后保值手段,如果它也随真实的货币价值上下浮动的话,那么它也将失去意义。所以IMF最终决定将它单拎出来作为一种计量和交易单位,不管国际货币价值如何浮动,SDR的价值始终保持恒定。可以说这种东西比黄金还要保值,被称为“纸黄金”。但它仅仅只能被用作政府清偿债务和平衡收支所用,不允许企业或私人持有和交易,也不允许用于单纯的贸易买卖。

  看到这里大家应该也就明白了,成员国能从IMF获得的储备资产,就是指的后两种,其中尤其在指代储备头寸。所以乌克兰总理什米加尔的“国际货币基金组织成员国捐赠其从该机构获得的储备资产的10%,以支持重建工作”这种要求,打个比方就是“一个小城里有50家企业,每家可以在当地银行贷款10万元,现在其中有一家企业濒临破产,它提出要求剩下的每家企业都从银行里贷款1万元给它应急,这样它就能毫不费力地很快凑够49万元,至于还贷的事……剩下49家企业自己各凭本事吧,毕竟这是资助,不是注资。”

  这还没完,作为世界银行行长的马尔帕斯在会上也开始胡来了,他说世界银行已经完成了早期评估,将建筑和基础设施方面的成本称为狭义成本,约为600亿美元,不包括乌克兰经济不断增长的经济成本,随着冲突继续,这些成本正在上升。目前现在世界银行已经为乌克兰筹集了30多亿 美元。

  剩下几百亿怎么办?“反正我世界银行是拿不出来了,数字报高报低根本无关紧要,让美国去头疼吧。”我猜这就是他当时的心理活动。

  在谈到钱的时候,不管是谁都会顾左右而言他,更别说这还是是大爷”的时代,泽连斯基想依靠自己在俄乌冲突中的特殊位置漫天要价,好像就是在逮着这些欧美国家反俄的那股劲儿使劲薅。不过谁都知道这些西方国家没一个傻子,他们可是资本主义世界,谈起钱来没有谁能比他们更精明。

  但是泽连斯基也并非没有底气。现在正是乌克兰抗俄的关键时期,全西方世界都指望着在乌克兰的土地上用乌克兰的兵就能把俄罗斯给打垮了,这样的话战火就蔓延不到欧洲腹地和北美洲。西方抗俄早已成为一种意识形态,为了搞掉俄罗斯,欧美会不计一切手段。而现在他们却有一个只用花钱就可以让俄罗斯一蹶不振的机会,那谁不会把握呢?

  不过,欧美对这件事会不会真上当,还真不好说,因为他们对于泽连斯基会不会真拿这些钱去建设基辅心里也门儿清。再说了,就算泽连斯基真的要重建基辅,那跟欧美老爷们又有什么关系呢?乌克兰人重新有地方可住,有环境可以生存,对他们又有什么好处呢?所以我估计,这件事到最后也就是欧美这些国家随便意思意思,一起拿出几十上百个亿给基辅当局,既不至于大出血,也不至于真让泽连斯基撂了挑子不干了,欧美金主爸爸们还等着乌克兰人给他们卖命呢。返回搜狐,查看更多